当前位置: 首页>>货币信贷>>正文

易纲首秀:货币政策继续稳健中性,警惕少数野蛮生长的金控集团

2018-03-26 点击:[]

3月25日下午,刚刚当选人民银行行长的易纲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表示,下一步,央行货币政策将继续保持稳健中性,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经济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总体上松紧适度,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稳定。

易纲表示,2017年中国经济稳中向好,好于预期,交出了高质量发展的答卷。主要指标均好于预期,就业形势向好,物价稳定。2018年经济开局延续了好的态势。

谈到当前金融方面主要工作,易纲称主要包括三大方面,一是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二是继续推动金融业改革与开放;三是打好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保持金融业整体稳定。

继续稳健中性货币政策

2017年以来,货币政策更多关注质量提高,在保持对实体经济较强支持的同时,更加侧重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风险结构,转换增长动力,为这些变化创造条件,助力经济增长。

易纲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表示,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稳定,引导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适度增长,综合运用多种工具组合与期限搭配,保持银行流动性合理稳定,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既保持流动性合理需求,也促进宏观杠杆趋稳。

其次,发挥货币政策结构引导作用,积极运用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定向降准等结构性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经济重点领域与薄弱环节支持,促进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

去年第四季度,人民银行对小微企业、三农、扶贫与创新等金融领域实行了定向降准,单户授信在500万元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可以享受定向降准,有效提高了政策精准性。“定向降准政策在今年1月份已经完全到位。”易纲说。

易纲还表示,央行适时适度运用价格工具,预调、微调,充分发挥好利率杠杆的调节作用。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易纲介绍称,目前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取得了良好的成效。在金融体系稳步去杠杆的同时,有力支持了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2月央行金融数据显示,今年2月末,广义货币M2、人民币贷款与社会融资规模分别增长了8.8%、12.8%与11.2%。

他同时指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没有对M2和社会融资规模提出预期增量的指标,要在控制好总量的前提下,结构上更加注重质量提高,更好的为实体经济服务。

“下一步,央行货币政策将继续保持稳健中性,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经济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总体上松紧适度,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稳定。”易纲表示。

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

对于未来的金融业开放,易纲表示,将积极推进金融业的改革开放,提升中国金融业的竞争力。

3月23日,彭博宣布将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外汇市场方面不断扩大对境外交易主体的范围。易纲称,下一步还将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工作,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

对此,要稳步推进金融改革,完善市场机制和调控机制,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易纲表示,一是深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在有序开放存贷款利率管制的同时,努力培育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的形成,健全市场利率的定价机制,完善中央银行利率调控和传导机制,推动整个货币政策从以数量型调控为主向以价格型调控为主的转变。

二是坚定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发挥市场在汇率形成中的决定性作用,人民币汇率弹性有所增强,市场的供求决定人民币汇率,保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使汇率发挥宏观经济“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三是建立健全宏观审慎框架。党的十九大明确要求建立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双支柱,在宏观审慎调控方面,中国人民银行和其他监管部门已经走在世界前列。近年来,人民银行有效实施宏观审慎评估,对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和住房金融宏观审慎管理体制已经运行一段时间,并且在不断完善。

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易纲表示,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证明,越是开放领域,越有竞争力,越是不开放的领域,越容易落后,而且会不断积累风险。

所以,金融业开放要遵循三条规律:一是金融业作为竞争性服务业,要遵循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二是金融业对外开放要以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与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相互配合,共同推进。三是金融业的开放要和防范金融风险并重,金融业开放程度要与监管引领相匹配。

具体而言,包括放宽金融业准入限制;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推进金融市场双向开放程度。

警惕少数野蛮生长的金融控股集团

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保持整个金融业的稳定,是未来金融工作的重要内容。

易纲表示,目前中国面临着一些潜在的金融风险,主要体现为:一是宏观上仍然存在的高杠杆风险,特别是企业部门的杠杆较高,部分国有企业的杠杆居高不下;地方政府隐形债务问题、居民部门杠杆率较快上升都值得关注。

二是部分领域和地区的金融“三乱”问题仍然比较突出,例如,不规范的影子银行快速上升的势头虽然得到遏制,但是存量仍然比较大。一些机构在没有取得金融牌照的情况下非法从事金融业务,部分非法金融活动借助金融创新和互联网之名迅速地扩张。

三是少数野蛮生长的金融控股集团存在风险,抽逃资本、循环注资、虚假注资,以及通过不正当的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等问题比较突出,带来跨机构、跨市场、跨业态的传染风险。

易纲提醒,这些风险要提高警惕,但是同时应该看到中国有很好的条件做好风险防范的工作。“我们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优势,有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的雄厚物质基础,我们还有市场化、法制化处置金融风险的丰富经验。”易纲称。

“下一步我们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稳中求进、依法合规,打好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易纲表示。

具体看,首先要稳住宏观杠杆;其次要深化金融和其他领域,特别是关键领域的改革;三是加强和改进金融监管,尽快补齐监管的短板;四是要坚决取缔非法金融活动。强化金融风险的源头管理,加强金融领域的准入管理,清理整顿各类无照经营,或者是超范围经营的金融业务。

“没有经过金融管理部门批准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金融业务。“易纲说。

上一条:银保监会:信托资产前4个月减少8千亿 过快增长得到遏制 下一条:新华社:积极稳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助推金融业做大做强

关闭